盈科案例法律咨询热线 400-065-0688

盈科案例 | 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与工伤保险损害赔偿竞合下的双倍赔偿

已被浏览0

更新日期:2022-04-25



案情简述


2018年8月18日孙某在上班途中与张某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严重的颅脑损伤,事故认定同等责任,2019年9月26日孙某因医治无效死亡。2019年1月14日、2020年1月16日孙某及家属前后提起两次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诉讼,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丧葬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均被支持。


孙某同时系济南某科技有限公司的职工,单位一直为其缴纳社会保险,2018年11月30日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认定其为工伤,2019年9月26日孙某死亡后家属多次与济南市历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山东省人社厅沟通,请求支付孙某的工亡待遇,但均被告知未为孙某办理停工留薪期,到期后也没有申请延长停工留薪期,所以孙某不属于在停工留薪期内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二款其直系亲属可以享受工亡待遇的情形。用人单位也多次推诿认为未申请延长停工留薪期的责任为职工本人及其家属,孙某无法享受工亡待遇与用人单位无关。



处理结果


遂家属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支付工亡待遇,一审二审均认定孙某系停工留薪期内死亡,应享受工亡待遇,家属获赔工亡赔偿金、丧葬费、被供养人抚恤金。与行政诉讼同步进行的是家属仲裁用人单位支付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及护理费,两项请求均被支持。



代理思路


代理人率先与济南市历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电话了解用人单位已经为孙某缴纳了工伤保险,孙某却无法享受工亡待遇的具体原因,被告知因为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停工留薪期的手续,从程序上导致孙某不符合停工留薪期内死亡这一情形,并多次请示市社保,市社保也上报省厅开会讨论,最后的答复孙某超过最长停工留薪期12个月的期限,未办理停工留薪期延长手续,支付工亡待遇无法律依据。


代理人认为用人单位已经为孙某交纳社会保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理应支付工亡待遇,如果说办理停工留薪期的程序不符合规定,也不是社保局拒绝支付的理由。另外,停工留薪期办理及延长的主要责任人为用人单位,而非职工本人及家属。


另外《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明确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生活不能自理的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需要护理的,由所在单位负责。家属要求用人单位支付停工留薪期内工资差额及护理费理应被支持,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中虽然已支持误工费及护理费,但该项目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之中,互不排斥,依据不同的法律法规而获得赔偿,且现行法律、行政法规并未明确规定基于同一损害事实,工伤保险和交通事故侵权损害不能双重赔偿,在这种情形下,用人单位和交通事故侵权人应当依法承担各自所负的赔偿责任,不因受伤职工(受害人)先行获得一方赔偿、实际损失已得到全部或部分补偿而免除或减轻另一方的责任。职工既是工伤事故中的受伤劳动者也是交通事故人身侵权的受害人。基于双重主体身份,职工有权向用人单位主张工伤保险赔偿,同时还有权向交通事故侵权人主张人身损害赔偿,即有权获得双重赔偿。



  • 全国咨询电话:400-065-0688
  • 盈科济南法律咨询电话:400-065-0688